賈博索尼亞的紅色天空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要走了。
  陆续跟许多朋友告别,本想若无其事着走的,在最后见姐的时候最终也没忍住眼泪。我果然不是那种潇洒的人。
  我爱你们,惦念我的每一个人。我们又不是永别,打起精神来吧?说服别人也在说服自己。

  日期越临近越有强烈的不安感。为什么呢……有艰苦的觉悟吗?有的。有孤独的觉悟吗?有的。那么我在不安什么呢?我没有出人头地的野心,没有征服天下的气概,只是不想让自己再沦陷下去了。我想换一个生活方式打理一下自己,但是这个目标总感觉非常的飘渺,它真的能支撑我在异地他乡生活么?我会不会变成几个月都不到就灰溜溜返家的失败者?请让我尝试像我的精神导师那样思考,那会让我看清许多东西。

  不管怎样我要启程了,朝着未知的目的地。
  家乡,衣锦之时再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替他完成使命。

其實我真的不擅長寫blog啊(喂)但是又不願意看它長草,所以定期做一做園丁。
最近都是亂啊亂的,每次都是積攢太多想寫可是又因為真的是太多了結果什麽都寫不出來。(跪

重回了mabi,這次比以往哪次都玩的認真一些。
電腦狀態不太好,除了玩mabi,做別的事情都有隨時斷電的情況出現。

=======================================

 

人生中又有兩個人逝去了……

幾個月前得到思民兄自殺的消息,是因為吸毒吸的自己受不了了,結果如此了斷。
當年去南京思民兄是唯一待我很好的人,他從小就過著波折的人生,希望他們兄弟兩個能夠在另一個世界過的平靜。

 

然後就是姥姥……

直到現在還不太相信……來的太突然了。
有時候會想爲什麽當初不多去看她幾趟……也許在我潛意識里姥姥根本不會死,對看一眼少一眼這種說法也就充滿了抵觸。
她慈祥謙和,是四位老人中最疼愛我的。之前她說我打不開心結的理由我還記得很清楚,仿佛剛剛跟我說過一般。閉上眼睛還能依稀看到她從櫃子里掏出一大盒子零食讓我吃。甚至跟兒時的我們做遊戲,拖著不靈便的雙腿給我們買冰棍,都越來越清晰了。
她走的很痛苦,兩個月一直被巨大的腫瘤和大量的腹腔積水折磨著。只能說……這是解脫。
媽跟我說她最後幾天的狀態,聽后覺得好像奧爾唐斯一樣,不停地自言自語,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對外界一點感知也沒有了。

姥姥和姥爺的人生一直是我最慕的。姥姥腿腳不好,姥爺親手給她做小推車,從高度到重量到防滑,每個地方都細緻體貼。兩個人平靜地互相攙扶著走過一生。
身體本更加硬朗的姥爺卻在給姥姥做飯的時候先一步安靜地走了。

姥爺在程林莊等的太久了,合墳那天兩人終於重新走到一起。我和弟弟做他們的開門童子,在口中念著開天門,開地門,給姥姥姥爺開財門的時候,我腦海中浮現了他們在一起微笑離開的景象,伴著那個大風天里漫天飛舞的菊花花瓣。

兩位老人,同樣享年74歲。

我真的…………………………好慕他們………………………………

我知道這樣的幸福我不可能擁有了。
連將來同他躺在同一塊土地上的機會都沒有。

多少人都勸我,可我就是打不起精神來。道理我都懂,讓我勸別人我也會,但是對自己不行,我做不到。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做些別的分散精力,遏制自己不去想,可一旦開始想,情緒低落就要持續很久。
我嘗試改變,無果。也不敢想自己的未來,覺得很害怕,除了一片漆我什麽也看不到。我是個沒有未來沒有前進方向的人……

爲什麽我愛的人都要離我爾去呢……

生日快乐。
多回来几次。
2年了,念我最心愛之人。
TOP / NEXT

  Material by A Trial Product's 素材置き場  Designed by MACAREO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